湖北:严禁农贸市场售卖野生动物,建议不售活禽


其他国家已开始统计这一数据。例如,西班牙表示,至少有12298名医护人员的检测结果呈阳性,占报告病例总数的14.4%,而意大利也有超一万名医护人员感染,约占总病例的10%,因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则已超70人。

对此,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建议,每所医院应记录其员工感染新冠病毒的数量。但加德纳表示,由于医院担心可能出现“不安全”的情况,希望保护这些信息,因此可能无法获取受感染工作人员的数据。

波蒂厄斯表示,在如今医护系统普遍缺乏基本防护装备的情况下,“我们应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有没有办法改进我们的工作,使医护系统对每个人更为安全?如果没有医护人员感染的地区和全国数据,那么我很难想象该如何回答这一问题。”

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疗中心的安吉拉·加德纳教授同样表示,掌握医护人员受感染的数字,有助于医院制定规划。若有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,那么医院需要一定的参数,来决定这些医护人员应该休息多久。

美联社称,美国还是有部分州公布了相关数据,例如俄亥俄州本周报告称,至少有16%的病例为医护人员。而在明尼苏达州,这一比例约为28%。若根据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来计算,这两州医护人员的感染人数分别为607人和242人。

科罗拉多州国土安全和应急管理部门发言人米奇·特罗斯特则表示,科罗拉多州卫生官员还希望通过对所有医护人员实施检测项目,查明谁是感染者。“这种检测策略有助于增强我们的医疗能力。”

4月3日,行人走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街头。

而在全国范围内,长期追踪疫情信息的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,并没有更新医护人员确诊数据。长期以来被诟病数据迟滞的美国疾控中心,自然也没有相关数据。

“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,中美合作非常有必要!”在采访中,香农·蒂耶兹强调说,特别是在科学层面,中国的科学家和医学专家们在病毒研究方面已经先行一步,积极开发研制治疗方法和疫苗。目前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和政治分歧众所周知,使得政府之间的合作变得困难重重。但这并不能阻止流行病学家、医生以及药物科学家就人类当前所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展开合作。正如中美学者在各自发表的公开信中所说,这样做都是为了挽救生命。

“从那时起,我们已经在我们的免下车诊所测试了大约1304名医学院的医护人员,其中大约有95.6%的人检测结果为阴性,4.4%的人检测结果为阳性。许多人已经康复。”